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国内热点 > 传统与现代结合的藏传佛教僧人成长记

传统与现代结合的藏传佛教僧人成长记

发布日期:2021-08-05 18:51:10阅读: 字体大小:[ 大 ] [ 小 ]

中新社迪庆8月5日前提: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藏传佛教僧侣成长期

中新社记者缪楚莎广林。

今年夏天,云南藏语系佛学院警官、僧侣丹争红莲不回家,不住学院宿舍,应香格里拉亲戚的邀请,照顾侄子侄子侄子,指导自然科学、数学、语文等作业。(威廉莎士比亚,《Northern Exposure》(美国电视剧),《北方执行》(Northern Exposure)。

“我的自然科学、数学知识是在佛学院学到的。”丹争着红莲说。他认为现代科学知识能有助于对非法的学习和理解,因此更喜欢扩大广泛的知识。

1984年10月,丹争积联出生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骆玉村。这个小村庄位于欧亚板块和印度洋板块挤压而形成巨大皱纹的横断山脉的山谷中,交通受阻,村庄落后。他对记者说“小时候的村庄生活很安静,但贫穷很辛苦。”

丹在赤莲5岁的时候,跟随父母越过山谷,越过山脊,参拜到离罗玉村最近的藏传佛教寺庙。年轻的丹争莲看到和尚身上穿着红色和黄色混合的长袍,非常喜欢,回家后哭着说要出家当和尚。(另一方面)。

父母服从年幼的他,把他送到寺庙剃度出家。年轻时,由于在寺院的修行成绩优异,丹争积联报名参加了云南藏语系佛学院。“以前的学费基本上是在寺庙进行的,现在国家开设佛学院。我们可以得到更系统、更科学的学习,知识面也更广。”

进入云南藏语系佛学院后,丹争着红莲努力学习,最终收到了位于北京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入学通知书。在北京学习期间,他去上海、河南、河北、天津、浙江参观了很多。“这使我真正感受到中国的大地物报和现代文明的快速发展。”

2018年,丹争积联获得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的托兰巴学位后,决定回到故乡迪庆,回到云南藏语系佛学院当喜事,专门培养藏传佛教人才。

当他再次踏上罗玉村时,发现这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摆脱贫穷,摆脱攻击,柏油路通到房子前面,家家都住在新房里,家家都有一辆轿车。”更令人高兴的是,村里的孩子们都去上学了。

在云南藏语系佛学院讲课时,他发现“来学院学习的大部分是偏远地区的僧侣,但他们的家庭生活条件比我好得多,他们学习的过程也更丰富”。(莎士比亚,温斯顿,你知道的)。”“。

成为中士后,丹还争着红莲继续学习。今年他一边讲课一边学习藏医。

封建农奴制度下传承数千年的藏医药学只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几乎陷入了绝境。20世纪80年代以来,神秘的藏医药学逐渐从封闭转移到教室,进入繁荣的新时期。2021年,云南藏语系佛学院开设了第一届藏医班。

丹在争夺红莲,到了20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因疾病接连去世。这成了他心中的一大遗憾。他一直认为,如果自己掌握医术,结局可能会完全不同。(威廉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医术、医术、医术、医术)在藏医班,学员毕业后将回到基层乡村,为当地民众的健康和民生做出贡献。

丹争着红莲说。“我的愿望是让学生把非法的道理融入现代社会,为社会服务。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好,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幸福。”

云南藏语系佛学院培养的学生对宗教、科学、文化的理解也随着时代的进步不断更新。就像丹争夺自己的生活一样,在学习中不断达到新的高度。(完成)[编辑:章年龄]